“女調總”宋潔:工地行走12年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19-12-10

  簡介:宋潔,1984年生于云南昆明,2005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2007年入職云南電科院,現任品控部主任工程師。12年來,她長期奮戰在生產一線,曾參與漫灣電廠、小灣電廠、功果橋電廠、500千伏德宏變電站、500千伏永豐變電站、500千伏太安變電站、±500千伏永富直流輸電工程等首檢和調試工作,曾獲評南方電網公司2017年度勞動模范、南方電網公司“五一勞動獎章”、云南電網公司先進生產(工作)者、云南電科院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稱號。

  宋潔在壩托變電站現場進行保護屏二次回路檢查。謝青洋 攝

 

  宋潔的工作生涯中有一組數據:2009年150天、2010年200天、2016年120天……這是她每年的累計出差時間,12年來,她在各個工地間參與首檢和調試。在工地上行走的日子,艱苦、孤獨,卻讓她的人生實現了蝶變,從一名普通的專業技術人員,逐步成長為大型工程項目的調總(項目經理)。她的人生經歷不是成功學,不是奮斗史,而是關于一個女性,如何獨立、堅強、勇敢地去面對和渡過工作和生活中的難。她的故事,就從她跑的第一個工地說起。

  “我的世界沒有撒嬌這個詞”

  宋潔跑的第一個工地,是離云南昆明450公里的漫灣電廠。

  2007年7月,剛從昆明理工大學電氣自動化專業畢業的宋潔進入了云南電科院電氣所工作,并成為云南電科院高級技術專家陳勇的徒弟。

  “這個是電廠的二次回路藍圖,你先對安全風險有一個初步了解,第二天我們再進行試驗。”師傅陳勇邊說著邊把圖紙遞給宋潔。

  接過圖紙的宋潔沒有說話,面對電廠中超出想象的大型設備、如迷宮般的二次回路,曾經在學校所學的知識跟實際操作的差距讓她無比焦急。

  從此以后,宋潔每天追著師傅學;對著各種設備一遍遍練習試驗發放、操作步驟;對于典型故障和缺陷,她強迫癥似地按照經典解決思路鍛煉自己的思考……在日復一日的實踐和學習中,宋潔快速成長,2011年,她成為繼電保護專業負責人,開始帶領團隊開展首檢和調試工作。

  隨著調試任務重、時間緊,宋潔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那時做得最多的噩夢是線路跳閘。”

  為了順利完成任務,在工地上,宋潔把“吃苦耐勞”發揮到了極致:在溪洛渡電廠,她帶領團隊在地下廠房奮戰了三天兩夜,完成了4回500千伏線路帶電投產任務;在昭通牛寨換流站,她帶領團隊克服了環境惡劣、工作強度大、黑白顛倒等艱苦條件,歷時兩個多月,完成了溪洛渡右岸電站送廣東±500千伏同塔雙回直流輸電工程牛寨換流站測試工作……

  在工地上,宋潔的識別度很高,因為在那里,女性并不多。

  “你一婦女,那些碩士、博士的聽你的嗎?”一起在現場辦公的業主項目經理半開玩笑地指出了宋潔的難處。

  盡管拼勁與能力完全不輸給身邊的男同事,但宋潔還是常常因為自己的女性身份而遭受質疑。

  2013年5月,云南電科院承擔了麗江太安變電站首檢任務,這是當時云南電網最高海拔的GIS變電站,需在30天內完成調試,時間短,任務重,而擔任項目經理的正是宋潔。此時,她為人母不足7個月。

  “怎么派了一幫娃娃兵過來?帶隊的還是個女同志,到底行不行啊?”宋潔帶領的團隊平均年齡只有30歲,剛到麗江就受到了現場人員的質疑。

  “我要為自己而戰。”宋潔心里委屈,但不愿浪費時間去解釋。她默默地帶著團隊每天工作近12小時,試驗、分析、發現缺陷又連夜消缺……最終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讓現場人員刮目相看。

  “有些事情肯定是要承受的,覺得委屈了,就躲起來哭,哭完抹干眼淚繼續干,我的世界沒有撒嬌這個詞。”宋潔說。

  “最好的關系是相互進步”

  “一夜的守候,為的是看日出?”2014年4月23日上午7點,在昭通牛寨換流站守候了一個晚上,因為大霧無法進行調試,宋潔感慨地在微信朋友圈寫道。

  “你還在跑工地啊?”朋友驚訝地問道。

  關于跑工地這個事,身邊的親戚朋友沒少折騰,跑去跟宋潔母親做思想工作,“一個女的不能老跑工地啊,你們作為父母要給她想想辦法。”

  親戚朋友的擔憂并不是沒有來由。宋潔夫妻倆和宋潔的父親常年出差在外,家里就剩下她的母親和女兒,用宋潔的話來說,就是“一個留守老人帶著一個留守兒童。”

  當母親試圖去說服宋潔時,宋潔卻反問母親:“跑工地怎么了,你看我不快樂嗎?”

  看著眼神堅定的宋潔,母親便不再提這事了。而丈夫李玉璽雖然心疼,卻一直支持她的工作。女兒雖然常常見不到宋潔,卻依然會給媽媽打100分。

  “彼此最好的關系應該是相互進步。”家人的理解與支持成了宋潔繼續跑工地的動力所在。

  轉折發生在2014年10月,云南電科院進行三年一次的組聘工作。在報名截止的前一天,宋潔接到了一通來自云南電科院品控部主任袁濤的電話,袁濤半開玩笑地邀請她加入品控部。

  掛了電話后,宋潔開始思索,母親年紀大了,女兒也2歲多了,家里真的需要她。到品控部后,她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內心再三斗爭后,宋潔決定試一試,在報名表上填了品控部。

  “我支持你的選擇。”當宋潔把這個決定告訴云南電科院繼電保護所所長李勝男時,李勝男毫不猶豫地說道。同為女人,她知道眼前的宋潔太難了,她需要在家庭與工作間尋找一個平衡點,而且到品控部能更好地發揮她在管理協調上的優勢。

  于是,宋潔進入了品控部。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到品控部后第一個接的活還是離不開工地。

  2015年10月,±500千伏永富直流輸變電工程開始進入調試階段,2016年3月系統調試全面進入白熱化,這時離工程投產只剩下3個多月的時間。

  ±500千伏永富直流輸電工程是國內首個省內直流輸電工程,在此之前,云南電科院并未系統接觸過直流技術,電科院涵蓋五大專業所將近50人次全程參與基建調試,跟蹤掌握關鍵技術。作為該項目的項目經理,宋潔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她帶領團隊完成724個項目的功能性能試驗、消除230多個缺陷,對55臺500千伏設備進行出廠見證,對80臺設備開展耐壓試驗,精確到分完成28次短路試驗……最終順利完成任務,為工程決策提供技術依據,有效地保證了工程進度。

  2016年6月30日,±500千伏永富直流輸電工程正式投產。在工地連續待了3個月沒有回家的宋潔,在看到富寧換流站大門外的牌匾上調試單位寫著“云南電科院”幾個字的那一刻,激動得濕了眼眶。因為對于調試項目部而言,最大價值就體現在參與一個工程就能樹一塊牌子,“這是我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如今,宋潔開始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管理協調和自己的家庭上。那些跑工地的日子,雖不再重復卻仍有意義。因為,在工地上行走12年后,她更懂得了獨立、堅強、勇敢的內涵。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黃寶儀 通訊員 周采薇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1